夏宇:民工工资十年未涨,贫富悬殊加剧

【12月4日讯】广东省总工会今年初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珠三角76.3%的进城务工人员月工资水平处于1000元以下,1001至1500元占17.5%,501至1000元占63.2%,500元以下占13.2%。而他们的生活成本却达到每月500元左右。广东各地仍然有相当部分进城务工人员游离于社会保险的安全网之外。

调查表明,珠三角地区农民工月工资12年来只提高了68元,13.2%的进城务工人员入不敷出,63.2%的人没能攒下多少钱。52.4%的外来劳工每天劳动时间超过8小时。而爲了挣钱,他们只能靠加班。

根据国家统计局2004年资料,中国现有进城农民工1.2亿人,广大的工人阶级,是社会的重要群体,是维护社会稳定发展的重要力量。改革开放以来,工人阶级爲社会经济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民工已成爲中国産业大军的主力,占全国加工製造业总数的68%,占建筑业的80%,占第三産业的批发、零售、餐饮业的52%以上。但是社会创造的财富并没有真正让广大的工人阶级受惠,这是涉及到社会公平与正义的社会问题。企业工人的工资12年基本没有上涨,在一定程度上加剧社会贫富的分化,导致社会矛盾不断激化。

,公安部门抓获了涉嫌连杀65人的“杀人狂”杨新海,在审问他的过程中,他表现出非常仇视社会,反复表达同样一个观点:“爲什麽别人有的,我没有?!”

当前在社会转型期,由于市场经济不健全,社会分配制度的不完善以及缺乏有力的监督体制,一些权力部门佔据并垄断社会资本的分配,导致行业收入差距不断扩大,加剧贫富悬殊。一些高收入者不一定做出与收入相适应的社会贡献,而一些爲社会做出高贡献的人,却不一定得到相匹配的收入报酬,导致打击一些人的工作的积极性与创造性,还滋生连串社会犯罪问题。

李先生是广东汕头一家小型酒店的老闆,这几年经营竞争利害,生意不大景气,谈到要给民工加工资,他亦有苦衷。他说:加工资就要增加成本,因爲地方较偏僻,所以员工薪金六百元,比服务行业平均五百元高出一点点。但这几年来确实没有怎麽爲员工加工资。作爲老闆,只能平时多关心他们,有病看医生报销医药费,过年加一些菜等,维持他们的情绪稳定。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让广大工人阶级分享社会改革的成果,是推进社会公平正义,建设民主社会,构建共同富裕和谐社会的必然要求。政府部门必须制定出完善的法律法规,切实保障广大工人阶级的福利,要不断提高工人的经济收入,让他们分享社会经济发展的成果。

一些地方出现请不到民工的情况,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爲民工的工资太低。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産品的竞争力在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低价,来自于低廉的劳动力,只要保持低价,就能够保持竞争力。但是,这样的低廉又能维持多长时间呢?这样的低廉会不会成爲中国长远发展的阻力呢?民工们没有更多的收入,他们就没有机会享受医疗保险,也过不上更舒适的生活,他们的后代也享受不到良好的教育。从短期看,低廉可以带来一定的收益,但从长期看,民工收入太低,不仅损害了他们的权益,也会直接影响到中国消费市场和製造业的提升,使中国经济陷入一个不良的迴圈之中。

在汕头这家小酒店打工的邓小姐说:我来自四川,外出打工几年,现在酒店的客房部,酒店经营不太好,我们的工作时间也很长,一天工作九、十个钟头,工资很低,很想老闆加点工资。但又看到生意不是很好,开口也很难,因此,想转到别的地方打工。现在工资是六百块钱,每个月的生活费花销,剩下不到一百块钱。

当局千万不要小看像邓小姐这些外来民工,城市民工的后代来在很大程度上预示着中国的走向。当现在这些农民工孩子能够真正像城市的孩子一样,小学、中学、大学这样一路读下去,再过一二十年,当这些孩子也和他们的父母一样走进中国的工厂、公司,毫无疑问,那肯定是中国发展的新时代。

民工要求增加经济待遇的呼声,反映了中国经济的发展面临着一个新台阶,因此,老闆们一定要考虑相应增加民工的报酬。当局也要健全保护民工利益的法律。劳动者没有合理的收入,社会就不可能有和谐和稳定。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