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惠林:五鬼搬运如何了?

台湾近期爆发的猎雷舰弊案,涉及关说、贪污舞弊、勾结、联贷等等面向,一时之间热閙非凡,揭弊者此起彼落,相互揭疤互丢泥巴沸沸扬扬,看来短时间内很难落幕。这种政商勾结弊案早已司空见惯,更是全球化事例,其中的金融市场五鬼搬运可说是关键。

21世纪初,美国的安隆(Enron)、世界通讯(World Com.),台湾的东隆五金等弊案,都曾震惊整体金融市场,不但打击投资人的信心和专业会计师、分析师的威信,更暴露出政府监督不周和法制的落伍。当时的议论比诸当前不遑多让。

前台大校长、经济学界大老孙震教授当时就认为安隆事件在台湾不但似曾相识,相较之下,台湾的政商关係较美国尤有过之。他将台湾工商名流惯用的模式描述为:平日交结政客,多施小惠,取得特权,广开财源;经营发生困难时,则利用政商关係,藉口纾困救经济,在政府支持下取得银行融资,自己反而置身事外,甚至趁机捞取一笔。有句西洋话说:「如果你欠银行一百万,你就惨了;如果你欠银行十亿,银行就惨了。」

一般民众如何得以向银行借到十亿?他特别引用施俊吉教授在发表于报纸的〈拿印章抢银行〉这篇短文里所说的:「拿印章抢银行要里应外合」。施教授把抢银行的盗贼分为毛贼、大盗、巨寇和国贼。平常金额在一千万元以下的冒贷或超贷,分行经理就可以当内应,一千万元虽不算多,积沙成塔也可以上千亿。大盗的作法先蛊惑政府纾困,让部会当内应,逼银行团贷款,取得数十亿钞票后即倒帐,扬长而去。施教授还说:台湾有史以来的纾困案,从来没有一笔完全清偿。大盗之上为巨寇,巨寇是自己开一家银行,然后掏空自己的银行,留下钱坑由政府去填补。巨寇之上尚有国贼,国贼「就是打包好国家开的银行让私人抢着跑。」例如官股可以完全左右的金控请民股代表做董事长。

施教授在十四年前所说的这些「拿印章抢银行」事例,现在是绝迹了呢?还是变本加厉了?由近期出现的几椿事件和猎雷舰弊案来看,答案应该是后者吧?!施教授当年的有感而发应是依其学者角色观察研究后所得到的结论。但当他在2006年担任金管会委员,一个月零三天后又当上金管会主委之后,就应对「实务」有所接触并有权力去纠正这些沈疴让一切清明。要问的是:为何沈疴依旧?是因为盘根错节太複杂,一时之间难以化解,或金管会主委的权力还不够大无法撼动巨兽?或有其原它因?

由施教授在金管会才不过短短半年(到主委任期加上1个月零3天的委员任期),或许都还不能了解实况,哪能有什幺实际作为?应是合理的推测。让人感到好奇的是,为何施教授在金管会主委的位置上尚未坐热,就匆匆下台了呢?

10年8个月后的,施教授又被延揽入阁,这次是位高权重的行政院副院长,督导的正是财经部会,金管会就在其中。这次应该有足够挥洒的空间和权力,而猎雷舰弊案正是试金石。不但要查个水落石出,让贪官枉法者接受制裁,还要从此弊绝风清。

由三家公股行库董事长迅速换人,或许看到了一丝希望。但只要人的道德和职业伦理无法回升,再怎幺大风吹换人和防弊、惩罚,金融五鬼搬运还是杜绝不了的。不过,还是希望新内阁勇于任事,且要「做对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