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缘政治的困惑及其它有点意思

地缘政治的困惑及其它 有点意思






地缘政治的困惑及其它
地缘政治自有人类政治单位引成起,就自然产生并延存至今。随着近代以欧洲为中心的地域势力扩张,更出现了以麦金德、马汉等学说为先导的现代地缘政治学说。
这门学科从远古的部落时代一直走到了现代,并且还将在未来继续指导着政治单位对外的现实政策,在此消彼长的各国及其地区势力中起到着关键性的作用。
  
  真如我的好友吴秀夫所言,“地缘政治学是一门实用性很强的学科,但它服务于大国的政治及政策,由于它经常研究如何联合一些国家来对付另一些国家,所以
我有理由怀疑它是帝国主义的专用工具。”事实上,正是由于地缘政治学是为帝国主义服务的专用工具,所以当今世界上所有杰出的地缘政治学者,几乎无一例外地
出自于全球性大国。这里面包含着只有大国才有能力推行某种政策使之世界按此步调起舞的原因。大国中出现杰出的地缘政治学者是与大国本身的实力具有某种内在
的联系,从弱小国家的角度来看,希望从这些大国智囊的文字中推断出该大国外交政策的意图,而对大国本身而言,也只有他们才具有实现这些意图与目标的可行
性。影响当代地缘政治走向,并且为许多有识之士所热衷的有两部大头书,一部《大棋局》是为美国前总统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博士所着,一部《文明的冲突》是为
美国国际问题专家哈佛大学教授亨廷顿博士所着,此两部书中基本概括了当今世界地缘政治走向及其现存状态,是为各国地缘政治学者提供了思索当今国际问题的重
要参考,同时此两部书籍对剖释美国政治精英的世界观也有相当重要的参考价值。正是由于其中包含了准确的信息与合理的论断,所以这两部书中表达出的思想也直
接影响到了美国国家政策的制订,然而如《大棋局》里面宣扬出的维护美国霸权与控制欧亚大陆轴心等理论及其《文明的冲突》一书中表达出的文明冲突不可避免的
学说,使得美国制订出的不少政策把本来可以避免的冲突与麻烦,变成了具有自动实现书中预言的可能。
  
  地缘政治学并非是一贴万能灵药,就如大多数正确的政治学说一样,一旦引成为教条,就将出现不可避免的错误。从近20余年的国际政治走向来看,个别超级
大国的政治精英目光短浅,可能已经导致这个世界犯下了一系列致命的错误。在这二十年期间,本来这个世界有希望向着一个和谐且各文明价值观趋同的前景发展,
然而一些大国的自信与独断,可能已经使得这个世界失去了和谐且趋同的机会,更令人预感到这些学说及其引成的政策将为今后世界埋下无穷的隐患。
  
  从上世纪70年代未80年代初开始,中国逐渐走向了改革开放,其中这个时期里有过一段与西方世界非常亲密的政治蜜月期。在中国国内自动引成了一股向西
方学习先进科技及其文化的潮流,当时无论是文学上还是在科学技术上国内都进行过长时期的检讨,且对自己传统文化及其留存的文化痕迹有过非常激烈地批评,在
同时期出现一个新名词,叫作“月亮也是外国的圆”。可见当时西方政治与中国政治及其衍生出的东西方文化进行过非常密切地融合。然而西方政治精英的短视导致
了这场大融合于上世纪80年代未90年代初被人为掐断,西方政治精英出于意识形态及其地缘政治的既定目标,有点急火攻心,不惜在当时利用对外情治机构直接
干涉到中国的国内政治,且是怀着敌视情绪策动了中国国内一系列不稳定因素的抬头,尤以煽动或者物质援助等形式推动了中国国内民族矛盾的激化。八十年代未,
藏独分子当街喧叫“吃大米的滚出西藏去”,最后发展到成机制地携枪炮袭击当地政府。同时疆独分子更是以暗杀、爆炸等暴力手段登场。在亲西方的最后一段蜜月
期里,中国民族矛盾激化到几近爆炸的地步。同样,这些手段被用到煽动中国国内一部分激进分子身上,在短时期内导致中国局部地区出现了一些暴乱。当然,这些
暴乱结果只是惹怒了中国政府,政治思想与谈判官员被换成了铁疙瘩的坦克装甲车,以共和国卫士的鲜血换来一个中国民族及其政治局面稳定的结果,同时也彻底地
敲碎了西方政治精英对中国的迷梦。
  
  西方政治精英以幻想推翻中国国内现有政治格局的方式,策动了一系列的敌对行动,这不但伤害到了中国政府的根基也伤害到了中国需要稳定发展的国家利益。
于此这场几近媚外的文化与政治融合最后被断然刹车。之后,亲西方的主流意识很快就被中国自我意识浓烈的国家主义所取代。
  
  西方政治精英为达到目的不选手段,且急功近利的做法,同样被复制到了俄罗斯身上。苏联解体后,作为前苏联遗产最大继承者的俄罗斯,国内政治经历某些部
分也与中国上世纪80年代相类似。他们于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后,在文化与政治上也同样出现了亲西方的趋势。比之中国,西方政治精英对俄罗斯的策划显
得更加成功与有效率,在西方政治精英刻意煽动与支持之下,90年代初,俄罗斯爆发了严重的民族危机,各地区各民族独立呼声日益高涨。以车臣独立为代表,俄
罗斯被陷入了一场持久的内战。当初西方国家力挺车臣独立,指责俄罗斯残酷镇压车臣叛乱,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之类,甚至喊出了制裁俄罗斯的口号。但过后由
于美国遭到国际恐怖组织“基地”组织的袭击,由此西方世界不得不展开了一场全面的反恐战争,而车臣叛乱分子恰恰与“基地”组织具有某种内在的联系,“基
地”组织不但长期提供物资支援车臣叛乱分子,且还是训练与派遣作战人员参战车臣的源头之一,可见西方政治精英也不得不在此问题上采取妥协处理。虽是如此,
但俄罗斯就此也背上了侵犯车臣人权的罪名,不时地受到西方世界的指责。在此问题上中国的疆独叛乱分子“东突”组织也被西方政治精英作了类似的处理,他们与
车臣叛乱分子一样被西方政治精英分成了两个面,一面可以光明正大地在西方国家里设置犹如流亡政府之类的机构,正大光明地受到西方政治精英的资助。而另一面
则被定义为恐怖分子,而其实他们为同一批人的两种处理方式。就如“东突流亡政府”,他们于在华盛顿美国国会大厦里宣布成立,但讽刺的
是这个“东突流亡政府”好几位部长不能参加“东突流亡政府”的成立活动,因为这些部长已经被列在西方情治机构的“恐怖分子”名单上,无法进入美国。可见,
此为美国在对待恐怖分子态度上采取的双重标准,与自己有利的即被定性为合法组织。
  
  就在俄罗斯各地被当初西方政治精英极力支持的,现在被暗中支持的车臣叛乱分子不断地引爆与绑架人质的同时,当初为对抗前苏联而建立的北约阵营,也并没
有因苏联解体而消失,而是步步地逼近到了俄罗斯的境前。俄罗斯面对西方政治精英的一系列动作,也赫然而醒,最后步上了中国的后尘,以唤醒自我意识比较浓烈
的国家主义以对,用国家主义这个天然抵御分裂的武器以制衡,中俄于上世纪未断然先后掐断了与西方的蜜月期,否则将会有更多的炸弹、绑架、恐怖分子将横扫于
中俄两国境内。南联盟、伊拉克就是遏止不住民族分裂势力而导致内战的样板,中俄为自救不得不与西方拉开一段距离。
  
  不久前,西方政治精英一手催动了影响中俄周遍环境稳定的颜色革命。西方世界极力遏止中国与俄罗斯的心理及其行动数十年如一日,这些并没有因为中国的改
革开放与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意识形态转向而改变。在这一系列数不胜数的敌对中俄的行动中,西方政治精英到底想得到什幺?也就是说西方政治精英为了达成什幺
样的目的,才采取这一系列的行动?
  
  为了地缘政治利益而引导出的国家政策都具有强烈的目的性,不存在盲目地,没有目的地游离的可能。首先,表面呈现为西方政治精英不希望中俄具有稳定发展
的前景,是以破坏中俄两国稳定的目标展开煽动与支援激进分子与民族分裂分子,扰乱或者影响到两国的国家安全。但这些并不是最终目的,就如莫名其妙滥杀无辜
的变态杀手,这属于心理疾病的范韬,国家利益不是爽一把那样地简单,西方的政治精英不会是为了爽一把而来扰乱中俄两国的国家安全,更不可能众多的西方政治
精英都有爽一把的想法。显然,背后还有其它的深层目的。那幺,制止中俄两国稳定发展,以避免两国挑战到美国的霸权地位,就成为了另外一种非常合理的推断。
而事实霸权这个东西是要靠实力来取得与维护,也就是说要凭借自身的经济、科技、军事、政治、文化等方面的发展来取得或者维持住这种地位。不可能由于破坏别
国发展与稳定成功,从而取得了霸权,这样的过程没有现实性,且很容易引火烧身。南联盟被西方政治精英成功地制造了混乱并且分解成数个国家,但西方世界并没
有从中得到任何好处,且得为高昂的驻军费用买单,其中也不乏制造出更多的凶杀、难民、毒品、恐怖分子等等的新麻烦。所以得到或者维持住霸权地位,并不是靠
扰乱其它国家就可以做到,归根到底还是要靠自身的良好发展。
  
  这的确成为了一场地缘政治上的困惑,这个困惑就在于为何美国维护霸权一定要以中国或者俄国的混乱为代价?为何在中俄两大国在文化与政治上主动融合西方文明的时候,西方政治精英要破坏掉这种进展?
  
  要达到某种地缘政治目的并非只有对抗才是唯一的选择,这就如需要取得某国某个战略要地一样,比如一个港口,这里面就包含外交取得,可以用租用,或者组
织成一种同盟关系,以得到共同使用此港口的权利。当然,除了以上相对和平的手段外,武力夺取无疑也是一种选择。但后者的野蛮本质与不可预知的风险会非常之
高。我一直认为,容易动用武力的国家具有智慧上的缺陷,就如街头打架一样,一般是智力跟不上,而只能简单地使用体力与伤痕来弥补。国家也一样,养了大批的
智囊,最后只能动用士兵去干体力活,可见战争是对政治精英们智力上缺陷的一种讽刺。同理,选择对抗或者破坏性方式地去对待另外一些国家,从而毁坏自己名声
信誉,竖立起一批本来可以成为朋友的敌人出来,这些也都是国家政治精英们智力上无能的表现,竖立敌人的结果很有可能最后还是得让士兵去干一些本来可以用智
力解决的事情,这些是无谓地让士兵们去多流血,以血来弥补智力上的缺陷。当然,战争并非一定就是所有国家的智囊具有智力上的缺陷,这里单指发动战争的国
家。与人一样,蛮不讲理的国家也是到处存在的,当这样的国家主动挑动起了战火,讲理与外交努力就会失败,当他们用体力来弥补自己智力缺陷的时候,那幺任何
智慧也只得让位给了体力,那就也只能让士兵与他们对话了,这是非常无奈的选择,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人再有智慧也不可能在短时期把它移交给缺少这种物
质的人,让对方也共同拥有了此种智慧,这里需要很长时间的教育,短时期是无法达到的,可以说这个也是智慧不能涉及到的盲点。
  
  对抗的本身就是一种不智的行为,但西方政治精英选择了用它来达到自己的某种目的。如果单从达到美国维护住自己的霸权地位的目的来看,最重要的还是要维
护住自己的实力发展,这个是关键点,没有实力霸权地位会自动消失,这里与中俄构成未来挑战是没有任何的必然联系。而不让中俄构成挑战美国的霸权地位,这里
是办不到的,不单单指中俄,在这个世界上所有能发展的国家本身都具有挑战美国霸权地位的可能。里面有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没有了中俄还有印度还有日本还有巴
西等等二百多个国家,如果美国没有自信自己能够长远地继续发展下去,而又深信世界上的任何国家都能不断地发展,那幺他为了维护霸权地位的对抗对手就将是无
穷尽的。从历史与未来走向来看,这里更象是正在跑道线上跑动的运动员,这条跑道是非常地漫长,看不到尽头,现在美国领先,他为了保持住自己的领先地位,向
跑在身后的运动员使动作,即使他的动作成功,身后的那位运动员被拉到了一百多位之后,但还是会有第二位继续跑在美国的身后,美国只能继续使动作,问题就在
于这条跑道是没有尽头的,时间对这场比赛接近于静止状态,你不会有碰到红线的那一天,碰到也就意味着人类灭亡或者国家形式消失。因此美国使的动作对拉开距
离接近终点完全无用,永远都有第二名跑在身后,且不会终止,直到美国跑不动被第二名追上,也终于一天美国会被挤到第二名,甚至有可能被挤到几十名之后,这
个规律是历史宿命,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而在这样的比赛当中向身后使动作是极其愚蠢的一种做法,因为跑动中使用动作浪费体力也会减慢双方跑动的速度,很有
可能不但没有保持住第一,反而被第三名趁机赶超到了最前面。
  
  有一位好友曾在其文中言道:“一个国家不应当追求超过本国实力的外交目标。”这句是警醒之言,
显然如美国这样为了维护住霸权地位而与未来可能构成的挑战国家进行对抗,其实也就是向自然规律或者整个世界进行对抗,不是因为中俄两国就代表了整个世界或
者自然规律,而是挑战美国霸权地位者本身就是无穷尽的,不可能有结束的一天,除了人类灭亡或者国家形式消失,但此在可知的未来是不现实的。美国的政治精英
已经远远地把自己国家的实力给高估了,高估到把自己的国家当成了万能的神仙国。
  
  面对自己终有一天被挤下领先命运的长跑运动员,他需要做的只需要一点,尽量延长自己的领先地位,那就是要保持住自己持续的实力,任何干扰都是不应该
的,是无谓的浪费,如果有一天真的实现了被挤下第一名的宿命,以我个人来说,我希望把以后世界的命运交给能与我一起跑下去的伙伴,对美国来说,中国与俄罗
斯曾经有过与他成为伙伴的愿望。然而,冷战的惯性思维与《大棋局》及其《文明的冲突》里面所表达出的维护住美国霸权地位(其实是不可能的)及其文明冲突不
可避免的论调,致使美国对外政策还是停留在非我即他的敌视状态中。起码从此两部书中的含义来理解,美国认为中国或者俄罗斯的强大就必定会威胁到美国的霸权
地位,同时还认为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难以避免,这样就成为了另外一个被人为造成的既定宿命论,也就是说美国必定要与中国或者俄罗斯发生冲突。而地缘政治学
既然被称呼为一门学科,当然有其自然的规律可寻,用科学的眼光与智慧是能够达到改变其走向的,不然它也形成不了一门学科,这里面不存在任何的宿命论。可见
抱此“美国必定要有某些国家冲突”论点的人,没有从多角度去思考过一些问题,人类的惯性思维与人类发展的必然规律成为了地缘政治学最大的困惑点,某些学者
显然把地缘政治学里面隐含的对抗当成了一贴万能灵药。
  
  真如主动挑起战争的国家一样,主动挑起对抗的国家也是一种因为智慧达不到而只能用其它部分来弥补的表现。中俄两国与西方政治及其文化的融合蜜月期被人
为地断然结束,此是西方政治精英智力上最大的失败。如果当初西方政治精英不以煽动、资助等形式支持中俄两国国内的激进分子与民族分裂分子,没有威胁到中俄
两国的国家安全,而是以诚心的相待,哪怕是无所作为,没有任何的动作,凭借当初中俄两国主动融洽西方政治与文化的举动,如今的世界恐怕早就已经为之一变,
那才是西方政治精英们最大的胜利,让拥有赶超美国实力的国家成为美国的伙伴,没有再比这个更具有智慧的选择了,然而这个机会让西方政治精英不但浪费且破坏
一尽,更让他们的主动挑起的对抗成为了他们言下即将实现的预言,此种短视没有耐心僵化的思维方式,使得他们这些人的智商评分被大幅度地降低,人类的未来的
确不是在西方政治精英们的手中,他们的道德责任感与智慧还远远没有达到引领地球未来的标准。
  
  当然,我对某个被西化成了四不象怪物的国家也不抱引领世界的希望,所谓哪个有潜力在未来超越霸权的国家,其实就居住着一群“一切向钱看”的人,是被绝
对利益化了的东西方思维结合出的人群,关键就在于绝对利益化,利益化思维的人都是短视的,不懂得先付出而后经过漫长的等待才能获得果实,那些人不懂得给予
他人里面所包含着的快乐。当然,我这个论断,可能会引出许多激烈的异议,但有一点事实我可以明确地告诉那些异议者,这个国家教化人民的教育机构,比如学
校,它们本身就是一架赚钱机器,本质上它们从教书育人普及思想道德与文化知识的机构被修改成了获得暴利的工具,里面很少涉及到人文关爱,你就可以从中想象
出里面教出来的人都会是群拥有什幺样品质的人,而这群人就是哪个国家的未来,而这些缺少人文关爱,甚至不知道爱为何物的人如何能够引领世界进步?他们又有
何德何能引领地球的未来?没有关爱本身就是没有智慧的表现,这一大批被利益化的人群兴盛绝对不是人类社会之幸事,那样的人群只能以拳头硬的硬实力上台,靠
道德他们比之那些殖民主义奴隶贩子的后代们还不如,如果真被引领出造假奶粉、假酒、假药等全球风潮,以此牟利祸害人类,那幺这群人将被在人类的耻辱柱上钉
上一万年,被他们引领的结果只能是人类社会被迫停留到弱肉强食的野兽时代为代价,那个人群的兴盛具有很大的可能成为人类社会思想道德这些文明进步的绊脚
石,最好等他们找到北的时候,再来谈谈如何兴起或者超越霸权的问题,常言道“百年数人”,那就等百年之后再说吧。而后,真有那幺一天有某个国家超越了现在
的哪个霸权国家,那幺我希望他能以东方式的宽厚、博大、仁爱的胸怀来对待这个世界,那才是人类之最大幸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