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开后百花杀







满城尽带黄金甲


到底文明古老,鲜花革命版权又归我国,有诗为证:“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中东革命已无法用国花来象征了,除了阿拉伯全面动蕩,革命已蔓延到非洲大陆和印度,美国几万人占领议会大楼,
打出打倒美国的穆巴拉克的标语牌,无论民主还是专制,到处“沖天香阵“,台北鲜花博览会即刻改名为革命之花博览会,
有地方保安见花抓人,几乎闻花色变,不管什幺政府都得防备“满城尽带黄金甲”。革命之爆发力,再次说明历史不可假设。
当年苏联东欧政府倒台之快,无人料到;今天突,埃动乱,CIA也没有预警, 惹得总统责骂。万全之计,只有按传统智慧“最坏的打算,
最好的争取”行事。大陆前不久虽然发生的是假花革命,但宁可信其有,不可当其无。应该以动乱发生为假想敌,逆向思维,倒推根源,
设计防火墻。我们的国歌提醒国人永远安不忘危,不信天下太平,真是精神财富。


出山



修读现代文学课时,读过方之的小说“出山“,至今不忘。主人公是位农民,被选为生产队长(村长)之前,深思熟虑之后,上山砍了一天柴送给父母谢罪,发愤当队长后凡事以公众为先,难得忠孝两全了。作者绘声绘色,将村长上任写的有如大将军出山打天下之威风,除了文学的幽默外,显然有微言大义之心。“打铁先得自身硬”这类民间道德,其实是治理天下的基本功。大陆为什幺贪腐难治,盖因贪官太多。为什幺贪如野火,盖因大贪太多。部长,市长都贪, 科长,股长还能管得住? 反贪的逆向设计必要,人人明白,难在坐言起行。惟望民族幸运,十八大有清风明月之士出山,非此,天下难定。



紫荆花开了

紫荆花怒放之时,香港财相成了众矢之的,预算案惹众怒,坊间号召市民举花抗议。香港自由,清廉有国际水準,选举也在进步,政府财务充足,问题在软实力上。软实力专家奈依以埃及革命为据,说明网络时代文化吸引力的力量,奈依说吸引力就是讲故事的能力。近几年,港府威信一直插水,只怪逆民意行事太多,就拿近来申亚一例,民间反对之大是公开的,政府为什幺不待说服多数再去表决?结果一败涂地,自毁长城。亏得政府还象模象样建了心战室,其名字就不伦不类,运作也像情治机构不透明。无信不立,这届政府已无希望。下一任政府大员,要好好考察他们从观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能力,心战室就关停转并好了,省点公币。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